倔强女孩想在医院工作,治好爸爸的顽疾

来源:钱江晚报 2017-08-13 08:01:04

作者:杨茜 黄伟芬 编辑:叶虹

分享新闻

暑假第一天,张梦琴背着双肩包,站在烈日下,撑着一把遮阳伞,焦急地等着爸爸。

从常山县城到芳村镇大处村,三十多公里,其中将近一半都是蜿蜒的盘山路,今年9月才会开通小巴车。平时出行,村民主要的交通工具是电动车,也有村民自营的面包车。

本想到了镇上,自己想走走回家的,爸爸非要来接,张梦琴只能答应,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慢慢骑车。

远远地,她就一眼认出瘦小的爸爸,骑着电动车。爸爸咧嘴一笑,把双肩包往踏板上一放,就带着女儿有说有笑地回家了。

就在那段盘山路上,突然一个急刹车,电动车直直地撞上了护栏。爸爸断了7根肋骨,住了9天院。

记忆中断,是8年前那场脑溢血的后遗症。这些年,爸爸的突然发病,越来越频繁。张梦琴照顾着爸爸的生活起居,暑假打工的计划因此泡汤。

爸爸突发脑溢血

刚盖好的房子还没来得及粉刷

“这就是我家。”瘦小的女孩淡淡地笑着。

房子距离村口不远处,乍眼看以为房子还在建造,三层小楼裸露砖墙。“房子造好之后,爸爸就生病了,所以也没弄好。”张梦琴一边倒水一边说着。

一楼厅堂里,老旧的桌子上方,吊扇已经开到最大。

时间回到2009年的6月,是张梦琴迄今为止记忆最深的一个夏天。

“我眼睛看不见了。”在杭州工地上打工的爸爸,突然给家里来了个电话。而这个电话,是这个原本简朴幸福的小家庭悲剧的开始。

爸爸被确诊为脑溢血。做手术,可能变成植物人;保守治疗,还有50%的康复率。更难的选择,是巨额的医药费。

张家的条件,在村子里不算差。早年,爸爸和妈妈就在杭州下沙开了一家代销店,生意过得去,攒了些钱。2008年,村子里很多外出打工的人都回去造房子,张家也跟着回去了。14万,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造这个外壳上。爸爸计划着回杭州继续开店,再攒些钱来装修。可惜没多久,店面要拆迁,他只能到工地打工。

然而,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一切都停滞不前。

在亲戚的帮助下,凑够了7、8万的医药费。每个月,爸爸的医药费至少500元。幸运的是,爸爸是那个50%的幸运儿。

“虽然这么些年来,爸爸一直觉得亏欠这个家,但是我没这么觉得。脑溢血的病人能活下来已经很幸运了,爸爸也不想生病的。”张梦琴说。

妈妈做家政撑起整个家

骄傲的女孩自尊心受伤

简陋的厨房里,堆放着杂物。靠窗的地方,有一个单灶煤气灶,墙壁被熏得很黑。

等锅子热了,张梦琴先放了一些肥肉丁,熟练地将肉丁在锅里滚了几下,再倒入切好的胡萝卜片,开始翻炒。之前还做了一盘炒肉片。这是她一个人的午饭,一荤一素,并没有亏待自己,因为她曾一度她营养不良。

家里有亲戚过世了,爸爸和9岁的弟弟去参加葬礼了,妈妈在杭州打工。

“这么长时间,爸爸不能干活,还要吃药。弟弟还在读书,家里的开销还是挺大的。没办法,妈妈只能出去干活了。”张梦琴说。一开始,妈妈就在家附近的纺织厂打工,月工资2000元,入不敷出。听同乡说做家政挣钱多,妈妈就跟着同乡去杭州,在医院里做护工,150元一天。今年,妈妈准备去做住家阿姨,挣得会稍微多一些,就是没时间回家了。

平时亲戚照顾,放假了,家里的担子也都落在了张梦琴的身上。

女孩没有一句怨言,脸上始终波澜不惊。

曾几何时,她也有自己的小骄傲,也有自己的小脾气。

小时候跟着父母在杭州,读书读到二年级,再转到村里的小学。就是因为在城里读过书,同学们都喜欢围着张梦琴,让她讲讲杭州的见闻,老师也会特别关注她。

没想到,后来父亲生病,班主任还组织同学们给张梦琴捐款。“说实话,自尊心挺受伤的。”她把同学们的异样眼光解读成同情。慢慢地,女孩脸上的笑容少了,话也变少了,只知道埋头苦读。

送外卖赚书本费

女孩想从医治好爸爸

自从爸爸生病之后,张梦琴的心中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从医。

“莫名地喜欢医院。就算医不好爸爸的病,最起码对家人是有好处的。”张梦琴说。去年高考,她考上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因为分数不够,被调剂到了护理专业。她已经很知足了,“在学校里,护理可以说是学费最便宜的了。”

每个月,妈妈都会给她卡里打1200元。因为食堂饭菜较贵,一荤一素10块钱就没了。怎么办?

在学校大门口,她找到了商机。不少大学生喜欢叫外卖,但是送不到宿舍,所以在校园网上有送外卖的需求。“跑跑腿,我还是能干的。我就跟几个人一起专门给同学送外卖,一单一块钱,男生的送到宿舍楼下面,女生的送到宿舍门口。”张梦琴苦笑着,每个月送200多单,也就200多元,也赚不到什么钱,不过可以把下个学期的书本费给交了。

最要命的是,耽误了不少学习时间,今年的期末考试成绩很不理想。“下学期,我们就从富阳搬到滨江了,师姐说那边有很多家教的机会,下学期开始我就做家教了,2小时有100块,到时候就可以让妈妈少给我打生活费了。”

脑溢血的后遗症,对爸爸的影响越来越大。突然想不起来自己在做什么,做饭忘记放盐,滚烫的茶洒在手上没感觉,问他话也是长时间没反应,要么就是不知所云。

“护士可以转中医,我想在医院工作。即使一点点的机会,我都想让爸爸好起来。”女孩咧嘴笑了笑。

钱江晚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热门排行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