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个“平底锅”拍出2.13亿!

来源:钱江晚报 2017-07-17 10:18:46

作者:林梢青 编辑:刘栋

分享新闻

        7月15日深夜,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现场,备受关注的“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最终以1.85亿元落槌,加佣金成交价为2.1275亿元,创下国内青铜器拍卖新纪录。

刚刚,“兮甲盘”最终以1.85亿元落槌。

西泠印社2017春拍现场

提及商周青铜器,大家最为熟知的莫过于毛公鼎、司母戊大方鼎等,前者有目前所见青铜器中最长的铭文,后者是迄今世界上出土最大、最重的青铜礼器。

但有一件青铜礼器,却被王国维评价:“此种重器,其足羽翼经史,更在毛公诸鼎之上。” 这就是“兮甲盘”——迄今所见传世青铜器中流传年代最久远的国宝重器。同时,也是汉代至宋代其间出土的商周青铜器里,唯一流传至今的瑰宝。

兮甲盘一直为皇室和诸多收藏家所追逐。但它与杭州渊源最深,从南宋开始有明确记载,为当时的宫廷旧藏,也就是说,它是在宋或宋以前出土的。南宋末年战乱,此盘流出内府,逐渐不为人知;元代时,书法家鲜于枢定居杭州,在僚属李顺父家发现此盘;清代又入保定官库,辗转落入著名收藏家陈介祺之手,之后,不知所踪。

如今,这件失而复得的吉金宝器,重新出现在了杭州。

南宋宫廷旧藏

先来说说这个兮甲盘。

这件青铜重器铸造于周宣王五年(公元前823年),它高11.7厘米、直径47厘米。敞口浅腹,窄沿方唇,内底微向下凹,一对附耳高出盘口,两耳各有一对横梁与盘沿连接,圈足残缺。腹部饰窃曲纹,耳内外均饰重环纹,简洁朴实。

“兮甲”,是其主人的名字,即文献中记录的西周重臣“尹吉甫”。

尹吉甫是2800年前周宣王的重要辅臣,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哲学家、军事家。他文武双全,也是《诗经》的主要编纂人,被后世尊称为“中华诗祖”,比战国时期的屈原早了400余年。

在青铜器中,这样的大方盘并非日常所用,而是起到“记功碑”的作用。

兮甲盘的底部较平且面积大,便于将重要事件刻铸其上,在宗庙中永久保存。因此,兮甲盘的珍贵价值,突出体现在它的铭文上。而正因为器主人身份高贵,兮甲盘的铭文中涉及到的人和事也极为重要。

西周兮甲盘

兮甲盘铭文中写了什么?

它共一百三十三字,记载了西周倒数第二王周宣王的历史。内容包括西周王朝北伐与玁狁的战争、与南淮夷等少数部族的贡赋关系、西周的赋税制度、市场管理等,丰富详实,反映了很多典籍中久已缺载的历史事实。这也是历代收藏家所看重之处。较兮甲盘稍晚几年的另一件青铜盘“虢季子白盘”,同样记录北伐之事,是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

除此之外,兮甲盘还记录了早期的“丝绸之路”,西周时,南淮夷等少数部族要向周的进贡丝织品,所走的线路自黄淮到陕西。

兮甲盘最早著录于南宋的《绍兴内府古器评》,是当时的宫廷藏器。《古器评》作者为张抡,活跃于绍兴、乾道、淳熙年间,官居知阁门事。书中将兮甲盘命名“周伯吉父匜盘”,记录着“铭一百三十三字”,节录王年、月相、受赏、器主并加以释论。

北宋晚期著名的《宣和博古图》中并不见此物,可以推断,宋徽宗时代兮甲盘还未收入大内。而且,除了《古器评》一书,两宋古籍再无论及兮甲盘,可知南宋进入宫中后,宝器一直深藏,唯身居高位者方可一睹。

民国时期 容庚著 《商周彝器通考》 兮甲盘刊印图

【失踪百年后重回杭州】

自宋代问世以来,兮甲盘一直被金石学家们看重。

历史上录有兮甲盘的出版著录多达百余种。如宋张抡的《绍兴内府古器评》、元鲜于枢的《困学斋杂录》、清代吴大澂的《愙斋集古录》、近代罗振玉的《三代吉金文存》、郭沫若的《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殷周金文集成》、严一萍的《金文总集》、吴镇烽的《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等,方浚益、王国维、郭沫若、杨树达、李学勤、连劭名等十多位专家学者进行了考释,足见其重要程度。

它经历了好几次的失而复得。

南宋末年战乱,此盘流出内府,不知所藏。

元代时,大书法家、鉴藏家鲜于枢在僚属李顺父家发现了它。当时,它已经被其家人折断盘足,作为炊饼用具。好在哲人识宝,在鲜于枢手中,兮甲盘重放光彩。

清代时,它又入保定官库,并辗转落入著名金石学家陈介祺之手,之后失踪,不知所在。陈介祺所制的盘铭拓片,在晚清民国的金石图册多有收录,也成为寻找兮甲盘的重要依据。

由于真器下落不明,市场上赝品时有出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传闻日本书道博物馆收藏有兮甲盘,然而,经多位专家鉴定,其实是民国时期伪造的;八十年代,又传兮甲盘出现于香港中文大学,其盘体是周代真品,但铭文却是后人伪作,和陈介祺的原始拓本相差甚远。

经由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数位专家进行鉴定,不论从形制、纹饰、皮壳锈色、铸造遗痕,以及铭文书体,而今的这一件,都可以确定是失传已久的西周重器兮甲盘。

自南宋入藏内府以来,兮甲盘数次遗失又重现,百年辗转以后,终于回到了杭州。

它即将出现在西泠印社2017春季拍卖会上。

北宋定窑刻“尚药局”款盖盒

除了兮甲盘以外,此次拍卖中,绝版的宝贝还有不少。例如“北宋定窑‘尚药局’款暗刻龙纹圆盖盒。”

定窑作为宋代最重要的瓷器生产窑口,深受宋代皇室、文人士大夫所钟爱,在杭州出土的后刻款宫廷器物标本中,占据了80%的份额。而北宋确切皇室用瓷目前少之又少,此件尚药局药盒是目前仅见可流通的北宋皇室用瓷。

《西清砚谱》载七光砚

八大山人《福禄长春图》

南宋禅师偃溪广闻墨迹

钱江晚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热门排行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