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选3个月的村主任,毁了50亩山林

来源:钱江晚报 2017-07-17 23:44:28

作者:鲍亚飞 编辑:朱韶蓁

分享新闻

 

钱江晚报记者 鲍亚飞 通讯员 王晓娟 文/图

杭州建德大洋镇黄村王元自然村山林茂密。

6月中旬,当几位村民发现山上那些长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檫木被砍一空后惊呆了,几位村民回村大喊:砍光了,砍光了……其他村民结伴再上山,50亩山林里已经不见了几层楼高的树木。有些老人哭,他们知道被砍的树木中有很多比他的父辈、爷爷辈的年龄还要大。

谁,盗伐了这样一片给了村民清水和好环境的树木?

当地森林公安迅速介入侦查,统计的结果让人吃惊:留有砍伐痕迹的山林多达50亩,被根部砍断的林木共1000根,立木材积近120立方米!

这是建德当地近10年来最大的盗/滥伐林木案,也是最近几年杭州范围内少见的盗/滥伐林木案之一。

村民上山发现50亩林地内大树被砍光

因为一次普通的走亲戚,日晒雨淋中沉默不言的树,最后成了王元自然村村民心里的痛。

今年2月11日,正是春节假日。

戴军强(化名)是建德梅城镇望山村人,这一天他走亲戚到十余公里外的大洋镇王元自然村余海(化名)家。

戴军强问,你们村的树是不是被卖了?

村民纳闷,此话从何说起?

心里有些疙瘩的村民余海和其他两个村民决定次日上山查看究竟,他们发现确有人在砍树。“有人在砍,但属于我们生产小组的树没有动。”余海说,他们第二生产小组不会卖树,也不会允许别人砍伐。“当时有人曾向我们提出过加点钱‘判山买树’(民间俗语,意思是把山上的树都买下来),我们没同意。”

2017年5月底,村民集中开大会,会上又有人反映:村集体的树好像已经被砍掉了。因为连日大雨,村民们直至6月3日才上山——此时才发现二小组山上的树已经被砍光。“所有能看到的大树都砍光了,合抱粗的檫木一根不剩。”这一天,他们没有看到以前的绿树成荫而是树桩一片。

 

“楼坞山”这个地方曾有三四户村民居住,迁移下山后因为偏僻少有人再去,一是因为山高,二是因为偏僻——从这个地方到现在的村子步行需要两小时。

更多的村民知道“楼坞山”树木被砍光一事,他们上山再看:留有砍伐树桩的山林涉及50亩,被砍树木有上千株。有些老人很伤心,这些树大小不一,但都有几十年树龄。

是谁?到底是谁砍了这么多树木?是那个曾向村民开出高价的人吗?6月中旬,村民向建德市森林公安局报警。

1000多根合抱粗的树被砍?事先竟然无人知情?建德市森林公安局感觉到了压力,他们心里清楚如果举报属实,这可能是最近几年来当地发生的最大的林木盗伐/滥伐案。 

因被砍树木数量巨大,接报后,市森林公安局高度重视,立即抽调警力配合辖区中队组成专案组,专案民警当日即迅速展开外围调查工作。

山腰处,森林公安发现了“溜树索道”

6月15日,天晴,专案民警上山对涉案现场展开了第一次勘查。

“场面的确触目惊心,位于‘楼坞’集体山从山口直至山坳深处,南北两边近50亩的林子全部被砍伐。”办案民警黄玉林介绍,经初勘查明,从山口到山坳深处共有近千株树被砍,而且全部都是未经审批。

森林公安发现,山腰、山脚到处都是被砍成段的树,有些还没有去除枝条,有些已经锯成多段。“一时根本点不清到底有多少树,更无法统计具体数据。”参与调查的执法人员说,他们还在山腰处发现了“溜树索道”,有滑轮、有铁索,机械动力——很明显,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大规模盗伐/滥伐行为。

 

“可以说只要是成材的都被砍了,有松木、杉木,绝大部分是檫木。”森林公安说,檫木是一种较为名贵的树木,木质细密、花纹鲜亮,具有红木的多种特征,市场上的收购价大约为2千元/立方米。

因涉案数量巨大,现场勘查当日,建德森林公安即将此案立为刑事案件侦查。

具体的砍伐树种、砍伐数量、砍伐面积需要一一弄清。7月1日,专案民警与林业技术人员、村民代表等共10余人再次上山开展细致的鉴定工作。

七月的山间异常闷热,蛇虫出没。在涉案的50余亩茂密丛林间,鉴定人员象摸螺蛳一样地来回地细致搜索一个个被伐的树根。

这一场专业鉴定从中午12时30分开始,下午5时30分结束,结果出来:经林业专门性技术鉴定,“楼坞”王元村2组山被伐林木共370株,立木材积48.9561立方米;1组山被伐林木共365株,立木材积41.3924立方米;王某等四户山内被伐林木共303株,立木材积27.8910立方米。

 

该案是近10年来建德最大的盗滥伐林木案,也是最近几年杭州范围内少见的盗滥伐林木案之一。

嫌疑人竟然是新当选村主任

侦查工作一直分两路进行,一行人还在山上鉴定核查,另一路森林公安已经开始嫌疑人调查。

从村民反映而来的零星线索开始,侦查人员抽丝剥茧,先期锁定了5个砍伐工,这五个砍伐工来自建德马目、大洋等地。他们承认从今年2月开始就在“楼坞”砍树,砍伐对象就是已经成材的大树。“我们常年受雇于黄某,他给我们发工钱,我们给他砍树。”砍伐工说,他们的待遇是190元/天,对所砍树木有没有经过审批并不知情。

7月6日,在完成了对20余名证人调查取证的基础上,涉案人黄某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黄某正是当时向村民开价“判山”的人。

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让人吃惊:嫌疑人黄某竟然是今年4月才当选的大洋镇黄村村主任。

 

 

1966年出生的黄某在接受审讯时,针对“你为什么没有林木采伐许可证还要砍伐林木”的问题时回答,“因为山判来比较方便,砍树山高路远,溜树的索道(成本投入近2万元)也架好了,这次不砍下来,下次去砍成本会更高,所以打算先把树砍下来,想着到时再去审批”。至于为什么不经村民同意就砍伐的做法,他觉得“加点钱就可以摆平”。

“现在想想自己太犯浑……”铁窗里,黄某对自己盗、滥伐村集体山林的犯罪事实悔恨不已。尽管大部分被砍伐的林木都没有售出,但他的行为已经涉嫌构成盗伐林木罪、滥伐林木罪。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钱江晚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热门排行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