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改一拆:待到村去城来我会很自豪

来源:钱江晚报 2017-06-10 09:21:49

作者:黄莺 编辑:张颖

分享新闻

本报记者 黄莺 本报通讯员 高静玮 庞国美 金莉 文/摄

 

金松良    苦过累过,十年后再来看,我觉得会自豪,新双桥的奠基有我一份。

2020年底前,全省1642个城中村将华丽转身

作为最基层的拆迁劝说员,他很有感触——

待到村去城来

我会很自豪

拆之后是变。杭州很多城中村正在一步步变成“都市新区”。

杭州西湖区三墩镇双桥片区也在进行整村搬迁。这是今年杭州城中村改造工作中的一个缩影。

这同时是西湖区搬迁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拆迁涉及6个村2379户农户,未来这里将引进西湖大学、菜鸟网络、云计算产业园等重点项目。

从5月23日开始拆迁,一直到5月31日,整9天,几乎所有三墩镇的镇村两级工作人员全部上阵,最终圆满完成签约工作。

三墩厚诚桥社区的党总支书记金松良是这次工作中负责山联村13组、14组149户人家签约任务的组长。

钱报记者跟随他的这几天里,深深感受到了工作组人员的不易。

在现有的阳光拆迁模式下,拆迁更像一场心理战。用金松良的话说:“我们工作组就是要抽丝剥茧让大家认清楚,什么是不要去计较的稻草,什么是大局。”

桌上的润喉糖有四五种

他说现在的拆迁比以前容易了

说起来金松良管理的社区并不在此次搬迁的范围内,但这次增援,他挑起两个小组的重担。三墩镇何立剑委员给记者介绍了情况:“整个拆迁工作时间紧任务重,金松良主要增援的山联村是没有过任何拆迁经验的,但是金松良从2002年开始在社区工作,经历过大大小小10多次的拆迁工作,无论是统筹小组的整体工作、还是做个别家庭的思想工作,他都是一把好手。”

杭州百邦科技公司的仓库里,负责山联村整村搬迁的第13、14小组就在这里落脚。忙是肯定的,不仅是金松良,工作组的每个人声音都是嘶哑的,桌上的润喉片都能有四五种牌子,“一个牌子不好用,混着吃,效果好些。”而每个人的水杯里都是浓浓的茶叶,或者是胖大海。

开始签约的第五天,走路走得太多,金松良的一双皮鞋直接变成了“鳄鱼牌”的,鞋前段彻底脱了胶。“每天早上7点半我就来了,一天的工作安排好,晚上最早11点半能回家。”金松良说,几乎每个人都缺乏睡眠,但是他还是说:“现在的拆迁量比以前大,但是签约比以前的拆迁容易多了。”

这样说的原因在于透明的价格——

“拆迁最怕什么,就是比起左邻右舍来吃亏了。”金松良说,现在的阳光拆迁模式“全公开、一口价”,“做到一把尺子量到底,谁家什么情况,补偿款怎么计算出来的,全部张榜上墙。”

关于拆迁的四张表格

和看似闲谈的情报战

在金松良的桌上,放了三份表格。一份是按照户口打印的居民基本情况,一份是更详实的居民说明,“我们摸底时还找来了村里比较了解情况的人,对每户的情况作了分析。”

记者看到这份资料的背后有很多手写的标注,比如户主儿女的情况,房子的出租有没有解决,不愿意签是对哪里不满意,哪里需要重点讲解。

而另一份资料就是一张纸,是手写的当天计划安排:还有多少户没有签,其中多少户是需要当天再次走访的,约了几点,谁去,重点公关的问题是什么。

挂在墙上的表格,是写给每一个搬迁的居民看的。表格备注里有一个红色五角星的,表明是已经签约的人家,“看到签约的人家越多,没有签约的人家压力就越大。”每天只要临时办公室的门开着,榜单前就有搬迁的人家来看进度。

而五角星同样也是对工作组的压力,“还没有填五角星的地方我们要努力填满。”  一大早,他们开始走访人家。走访是在闲谈中进行的。“前面社区有个新楼盘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开盘,你们前面几家人都说想买那里。”“这个月去租过渡房是不是涨价了?”

金松良在正式讲解政策前,都会聊聊周边的房价、还有家里孩子的事。“其实新一轮的摸底已经开始了。”金松良解释说,买了房子又已经装修好,或者是已经租好房子的,说明这户人家早就做好了签约准备。

把事情做细了政策说明白了

工作就做到心坎上了

在跟随金松良的这几天,有一户人家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有两个户口本,但是不能按照两个家庭来计算,一直不肯签。

约谈了几次,最后在5月27日晚上的一次谈话后,金松良笑了一下:“估计很快就会来签了。”记者问他为什么?他说,看到老公让老婆喝口水,“前几次吵得面红耳赤,哪里关心老婆口渴不口渴,这次终于弄清楚政策了,心也平了。”果然,夫妻两人很快来签约。

在劝导中,金松良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让大家看清楚,搬迁后对双桥地块未来发展和子孙们未来的好处。

我们走进一户装修非常好的人家,院子里有很大的喷水池和金灿灿的旋转楼梯。“这户人家不肯签的原因是,邻居的房子为什么比他小,装修没有他好,但是比他多赔偿了1.8万。”

金松良耐心讲解政策后,说起了他们的孙子,“孩子读书读这么好的学校,但是回家里,环境这么差,连个汽车都开不进来,弄堂口都是破烂回收这样的店,为了1.8万,值不值?”这家后来也签了。他们说,金松良说的话都说到了他们的心里。

5月29日晚上,13组的最后一户人家签约完成。金松良站在上墙的公示表前,郑重贴上最后一颗五角星。他自豪地说:“苦过、累过,但是十年后,我们再来看双桥,一定会很自豪,新双桥的奠基我参与过!”

 

 

钱江晚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热门排行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