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木匠一路做到老总,揭传销怎样行骗

来源:钱江晚报 2017-04-21 21:35:11

作者:肖菁 编辑:张颖

分享新闻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首席记者 肖菁 通讯员 萧法

在传销案例中最臭名昭著的要属“1040阳光工程”,它范围广——遍布全国;影响大——从2007年开始,南宁、武汉、合肥、贵阳等地就有这个组织的成员在活动,甚至还建了个官方网站;极具诱惑力——刚加入的成员需要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就要不断地发展“业务员”,只要“业务员”业绩优良,就能“空手套白狼”,最终赚到1040万元,所谓“1040阳光工程”也因此得名。

从2014年开始,这个传销组织被陆续打击,因为结构复杂,人员众多,在各个地方逐步进入司法程序。

今天(4月21日),杭州萧山法院开庭审理了其中两个成员、与其他案件有所不同的是,这俩被告,在“1040阳光工程”中地位很高,属于老总级别。他们被诉的罪名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此案的审理持续了将近一天,这个传销组织的级别是如何“晋升”的,个中有哪些骗法被逐一解开。

 

 

网络配图,图文无关

俩被告,一个姓郑,萧山人,今年50岁,小学文化程度,原本是萧山当地一个木匠。

2012年中,郑的一位多年没有联系的女性朋友向他发出邀请:长沙很缺木匠。郑木匠赶到长沙,朋友带他到长沙当地一高档小区串门,走访不同的人家,他就被慢慢洗脑了,想投入“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者对传销活动的定义)重新开始他的人生。

他当场就交了7000元,后来回到萧山,东拼西凑了7万元,再度杀到长沙,买了个入会资格。

庭上,公诉人有提到这个组织的架构。

郑木匠说:分为业务员、主任、经理、老总几个级别。

“那么这些级别是怎么晋升的?”

“这个组织不卖东西,也没有产品。主要入会的人交69800元,折合为21份(内部考核按份数来),就能算主任级别;交65份是经理级别(也就是要发展2个下线);要到老总级别的话需要发展29个下线,而且每个下线都要缴纳69800元。”

郑木匠发展的第一个下线是他的亲侄女,郑某,当时郑木匠打电话给侄女儿的说辞是“我在长沙有生意,你可以来看看”。侄女儿到长沙后,郑木匠也带她“串门”。

郑木匠的侄女儿后来又发展了骆某,也就是今天的另一个被告。

骆某后来也是老总级别。所以,我们也就知道,郑木匠的业绩还是相当辉煌的,他在2013年3月,也就是入会10个月的时候,就成功晋级为“老总”。当上老总以后,他每个月就能拿到他发展的下线缴纳的费用的3%作为他的收益。

骆某是安徽人,原本在杭州龙翔桥开服装店的,她就是我们上面说过的,是被郑木匠的侄女儿拉进这个组织的。

骆某能说会道,执行力强,她很快就把自己的姐姐姐夫都发展进来了。10个月后,骆也成功“上总”(该组织对当上老总的说法)。

其实,刚刚加入组织的人都被洗脑说,“这是一个国家工程,你们每个月的工资都是国家发的”,等到上总以后,才能知道,他们的所谓的“工资”其实就是发展下线的提成。而老总的收入除了一部分自留以外,一部分就要拿出来发给下属做工资。

骆说,当她当上老总后,发现原来下属的工资是自己发的时候也相当震惊,后来一想,也许国家总会在暗中支持的,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至案发,郑木匠一共发展了七八十人,获利七八十万。骆某获利30多万。

郑木匠是在上总之后才明白自己做的就是传销,但是他脱不开身了,因为那么多下线都是他拉进来的,他根本就走不掉了。案件没有当庭判决。

 

 

钱江晚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热门排行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