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外卖送单王”,一年送25000单

来源:钱江晚报 2017-04-19 15:43:02

作者:陈伟斌 编辑:刘栋

分享新闻

“送单王”吴长乐:我的青春在路上

2017年4月19日00:23:23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伟斌 文/摄

无论酷暑严寒,基本每月28天满负荷“运转”,月均送2000单以上;每天超过14小时的工时,日均70单,有时候连做梦都会梦到在送单。

作为穿梭于大街小巷、标配一辆电动车和两个外卖箱的送餐小哥之一,来自安徽淮南的吴长乐已是浙江用户量最大的外卖平台“饿了么”的“送单王”。

目前,他主要在杭州下沙区域送外卖。

这番业绩之外,“单王”和几乎所有外卖小哥一样,一切都很普通。

除了一些饭馆老板和伙计偶尔能记得这张“外卖小哥脸”,没几个点单的客人记得他们。

不过吴长乐不在乎这些,和这个群体中的所有人一样,他更在乎那笔每月划入账户的辛苦钱,“我只是谋生。”

“单王”:一个外卖小哥的“自我修养”

只要是上工的日子,早上8点不到,吴长乐就已经骑着电动“坐骑”离开租住地了。

几公里之外,外卖平台的站点也已经开机,除了系统智能派单,站点的派单员会根据外卖小哥的实时位置人工点派。

虽然相对于午餐和晚餐,叫单要早餐的客户较少。但吴长乐不想错过任何一单机会。

那辆把手上带USB插口、拥有三组电瓶的“坐骑”,是他手机之外最亲密的战友。

接单、取餐、送单,这三个在点单者看似简单的步骤,却是吴长乐他们必须极力遵守的日常。

中午和傍晚,是外卖员们毫无疑问最为忙碌的时段。如果赶上坏天气,外卖订单会突然大量增长。“坏天气点单的人多,但是路不好走,会超时,心情挺矛盾的。”

通常,平台会给他们半小时到45分钟的送单时间。超时或者被投诉,会影响收入。

吴长乐说,自己平均每单送达时间只需十分钟之内。

外卖员都称这行是“消防速度”和“消防力度”,因为赶上了电梯使用高峰期,飞奔个10来层楼也是常有。

并且还要避免被“偷单”(偷外买餐点)——他们很多都遭遇过这样的事情,而被抓现行的,一般都是孩子或老人,“被偷了就要自己和所在区域站长负责赔偿。”

两年多来,吴长乐早已对自己负责送外卖的杭州下沙区域每个角落了然于心。

每当在限时内完成一单,吴长乐都有一种满足感,特别是当订单者在开门接过外卖那一刻的那句“谢谢”。

外卖员们送单,也点单。他们会在接单送单的过程中,思考自己的休息点,然后在平台上点单,提前抵达定位点,等待同事为自己送来午餐或晚餐。这是节约时间多接单的方式之一。

派送能力、速度和工作时间的长短,决定着一名外卖员的业绩。

“单王”吴长乐无疑符合着这当中的任何一点,每天14个小时里,只要收到派单,他都不会停歇。

不过吴长乐不太做夜间接单的活儿,每晚10点左右,他就会收拾自己后回到和同事们一起租住的小窝休息。他觉得这是自己15岁时,拿着舅舅的身份证出门打工以来,工作最为满意的阶段,“至少比在工地里干活强多了,收入也准时。”

杭州地铁1号线云水站出口附近的饭馆,和点单的客户不同,很多老板都记得吴长乐他们这一张张“外卖小哥脸”。当吴长乐走进一家面店,坐在门口收银台的老板会喊他坐会儿。每天下午两点到四点,是外卖员们的休息时间。饭馆的老板们深知外卖小哥对他们生意的影响,毫不介意这个时段里,外卖员们聚集在他们的饭店里休息和为电动车充电。

在这里,吴长乐们能感受到一种尊重。

 

 

驰骋:正高速奔跑的还有整个外卖行业

被尊重,多少也是因为速度。

骑手,是人们对外卖小哥这个人群的另一个称谓。在吴长乐看来,这个称谓挺酷的。

每接到一单,吴长乐这些骑手们都需要以最快速度抵达饭馆,思考效率最高的路线。一旦超时,等待他们的可能不止是顾客的抱怨,还有平台的扣罚。

速度的背后是量的积累。高速的驰骋也不只是外卖员们,更是整个行业的扩张。

用外卖平台叫餐早已成为如今城市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基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在改变着餐饮行业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外卖平台的存在,让哪怕只是一家苍蝇馆子也具有了“远程竞争力”。人们只需点点手机上的APP,点单接单一切“尽在掌握”,中间过程就交给吴长乐那样的外卖员们解决。

今年年初,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第三方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国内外卖市场保持着快速增长的态势,整体交易额达1761.5亿元,较2015年全年382.1亿元增长361%。另有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6年,网络叫餐平台的市场规模已从634.8亿元增长到了1808.7亿元。

特别是在2015年,外卖平台吸引了包括阿里、百度、腾讯等资本的介入。随后,以饿了么、百度外卖和美团外卖为代表的行业布局,占据了近9成的市场份额。

吴长乐选择走出原本艰辛的建筑工地,成为一名外卖小哥,或许他并不太明白这个行业的状况,“就觉得按我个人条件,目前的工作性价比挺高,也还算自由。”

 

 

里程:21594公里都是外卖小哥的青春

据了解,目前的外卖骑手,以原本在快递、工地和企业工厂等从业的打工者为主。

27岁的吴长乐眼里,因为有了外卖平台,很多人明显“懒了”。他所在区域的区域经理胡杰也笑称,“有了我们,很多人连楼都不愿下了。”

人们“懒了”,也意味着外卖市场有了更多“勤快”的机会。

年轻,是绝大多数外卖员最有利的天然资本。其中还有女性的身影,即便只占3%。

风驰电掣于大街小巷中时,吴长乐开始越来越注意安全。因为即便是摔倒,对一个外卖员而言也是挺大的损失——时间会被耽搁,车子或许要修,疗伤也得花钱。而业界也在呼吁给抢时间的外卖骑手提供基本的保险。

吴长乐说,自己有保险在身。

每天晚上回到租住处,他都会看一下手机里的送单量,送一单外卖的基础收入是6元,大致能估摸出当天的收入,做的好的时候,月收入能上万,但是,“单王不好当啊。”过去一年里,吴长乐骑着电动车跑过了21594公里,相当于跑了半个多赤道的里程。

即便再辛苦,到了每月发奖金的日子,那笔入账的款项信息,令他最是解乏。不过这笔钱不会在他这里留太久,除了留下750元的房租和千把块钱的零花,剩余的都会尽快转给在老家的孕妻。

两个月后,他就要当父亲了,需要更多的钱。然而也正是这个为了每单6元钱收入而风驰电掣于杭城街头的骑手,为了省钱,回家一般都选择最廉价最耗时的火车。

对于未来,他说:“其实我也观察顾客对哪种餐饮点单点得多,或许未来,我会开一家店。但现在,这是我最现实的谋生选择。”

 

 

钱江晚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热门排行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