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缺500万,他广交女友来“融资”

来源:钱江晚报 2017-03-20 19:21:33

作者:肖菁 编辑:张颖

分享新闻

钱江晚报首席记者 肖菁 通讯员 余法

法庭上,被告席上的朱某仰着头说:“我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我从没有骗过钱,这些钱都是我借的,我只是目前融资没成功,以后肯定能还”……

法官问:“你借钱的理由五花八门。生意失败要借钱,吃饭要借钱,手机坏了、脚受伤了、生病了要借钱,还说要交印花税缺钱。请问你没有房产,哪来的印花税?”

“我承认有部分理由是假的,但是借的钱我以后肯定会还的,虽然我暂时没有偿还能力,但是开公司做生意肯定是奔着改善生活去的,我相信我未来有能力还的。”朱某极力辩解。

前两天,在杭州余杭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不仅有外债还背负3段“情债”的朱某诈骗案。

 

 

▶▶▶”如果不是他说会娶我,我肯定是不会借他那么多钱的“38岁的朱某,衢州人,本科学历,2008年与妻子登记结婚,没有孩子。他先后开过四家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现从事互联网行业,需500多万来创业,可是手头只有50余万,为了实现自己创业的理想,朱某想尽各种办法“融资”。2010年,朱某在QQ上认识了程某,朱某隐瞒了自己已婚的事实。五年多的时间,一心奔着结婚而来的程某对朱某有求必应。朱某说自己公司资金紧张、脚受伤、父亲住院、母亲手机坏了等等,只要需要钱时,程某都会很快转钱给他。除直接汇款的8万余元现金外,在案发之后,程某还发现朱某用她的四张信用卡分期买车,还剩下7万多的卡债没还。

程某说:他还带我去过他老家,但是当时他爸妈不在,说是去海南旅游了;“他说2016年五一我们就去拍婚纱照,然后年底筹办一场隆重的婚礼”,直到交往了5年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程某才从朱某的弟弟口中知道原来朱某已经结婚。“如果不是他说他会娶我,我肯定是不会借他这么多钱的,都没有打欠条……”程某说。

▶▶▶他身上还有另外两段感情债,其中有个姑娘被骗46万

朱某与另一被害人袁某的相遇也很奇特。2013年7月,朱某又在某交友网站认识了袁某,“我原本是抱着帮弟弟阿武介绍对象的心在交友网站上发了帖子,然后认识了袁某。我偶尔会以阿武的身份跟她聊天,因为我觉得阿武直接来聊的话成功率不高,但我不喜欢她有拒绝过她。但是没想到半年后她主动跑来跟我见面要求交往。”朱某在庭审时说,“我就想着,人家小姑娘大老远跑过来找我,不好意思说实话,就将错就错了,但是我们之间只是普通朋友。”

但是根据袁某的证词,朱某在2015年2月,就跟她说要带她见父母,下半年完婚,但真的到了约定的日子,他却以父母不在等理由搪塞过去。且平时,朱某连吃饭、坐车、手机坏了这些基本生活开支,他都一一问袁某要钱。此外,他还以公司资金紧张、自己生病住院、父母生病住院等理由,到2016年4月为止,他先后一共从袁某那里骗走46万余元。

2016年2月,朱某在抵押弟弟轿车时,开口向另一女子许某借钱。其实朱某与她在网上认识已久,但是两人一直没见过面。朱某以自己有外遇被老婆发现,被老婆冻结银行卡等理由,也能骗来5万多元。

▶▶▶妻子万般无奈和委屈:结婚多年无房无车无存款,还欠下外债100多万

朱某的妻子其实也万般无奈和委屈。

妻子陆某说:我们是在公司认识然后交往的,最开始的时候我爸妈不同意我俩在一起,觉得他条件不好,后来他拿出了房产证我才相信他然后登记结婚,结果他却是骗我的,他名下没有房产,这几年我们一直是租房的。

陆某说,“他基本不怎么管家里的事,每天很晚才回家,他公司的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他有一家公司是以我的名义注册的。他每个月给我5000块钱家用,我们有时会吵架。我不清楚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2013年的时候发现他在使用一张程某的信用卡,但是他说是朋友让他帮忙买东西才用的。我也不清楚他在外面有没有借钱,直到2016年4月的时候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说他欠了5万多……”

因为涉及到赃款的去向问题,法院审查发现,朱某与陆某结婚多年,无房无车无存款,除本案涉及案款外,还欠下外债100余万。

案件没有当庭宣判。

 

 

钱江晚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热门排行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