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体坛“纸牌屋”

来源:新华社 2016-08-04 13:42:27

编辑:袁龙海

分享新闻

历史上恐怕从没有一届奥运会在开幕前两天还有大批运动员排队打官司,眼巴巴地等着参赛资格。奥运会主办方国际奥委会(IOC)也罕见地没有专注于开幕式,而是忙着和另一著名体育组织“打嘴仗”。

因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一份报告称国际体坛巨擘俄罗斯国内兴奋剂泛滥,背后甚至有政府势力在操控,导致100多名已经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的俄罗斯运动员遭到禁赛,田径和举重甚至“全军覆没”。

很多运动员觉得没招谁没惹谁就失去了辛苦奋斗来的参赛资格,倍感不服。于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的案头一下多出几十份上诉书,这些都必须在两天之内给出答案。CAS的仲裁员们忙得不可开交,无论裁决数量还是速度都创造历史纪录。

IOC也在加班加点审核其余200多名运动员的参赛资格,还得考虑那些喊冤的运动员要求是否合理,能否网开一面。与此同时,真真假假的消息不断传来。游泳名将莫罗佐夫和洛宾采夫一会儿听到他们的参赛资格被恢复,一会儿又有国际泳联出面否认,最后皮球踢到IOC脚下,IOC也说不出什么时间才能给个答案。

看到奥运会被搅得乱哄哄,IOC主席巴赫怒了。在里约,巴赫无论在新闻发布会还是IOC全会时都不忘批评WADA,指责他们早就应该抓住线索调查,却偏要拖到奥运会临近才做这件事,结果弄得鸡飞狗跳。还有IOC委员批评WADA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出风头”,置IOC于不顾。

WADA马上反击说,只有取得确凿证据后才能展开调查,“我们一拿到俄罗斯兴奋剂事件证据后就立刻开始行动了”。如果要问为什么WADA迟迟无法找到证据,只能怨前莫斯科和索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主任罗琴科夫没有早点爆料。

WADA所提到的证据来自今年5月罗琴科夫在美国接受采访时扔出的重磅炸弹,指称俄罗斯的兴奋剂是“政府行为”。俄方否认了罗琴科夫的指控,称他的行为“简直就是投敌者的中伤”,是“讨好新主人”,但在全面禁赛威胁面前,又转而表示将全面配合调查。

事实上,俄罗斯兴奋剂事件要追溯到2014年德国ARD电视台播出的纪录片,片中称经由“深喉”爆料,俄罗斯田径兴奋剂泛滥。之后,前WADA主席庞德组织调查小组开始调查。2015年11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指称俄罗斯的兴奋剂问题不限于田径,但又没有发现政府操控的真凭实据。WADA说:“庞德多次找罗琴科夫了解情况,可后者从来没有提过政府操控兴奋剂检查的事情。”

与IOC“打仗”的WADA主要工作是制定国际通行反兴奋剂规则,协调和监督全世界各国(地区)、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甚至国际奥委会的反兴奋剂工作。17年前,IOC正是WADA创立者,最初还是它的全资赞助人,现在IOC还为WADA提供一半的资金,WADA主席里迪还是IOC副主席、资深委员。这些年WADA获得越来越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和政府的支持,羽翼丰满,俨然成为又一顶级国际体育组织,有了和IOC叫板的底气。

一直以来,双方的合作还算和谐。但7月18日WADA拿出的“独立个人报告”成为他们“开仗”的导火索。报告称俄罗斯体坛的兴奋剂问题是“政府行为”,建议IOC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包括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在内的多个反兴奋剂组织频频施压要求全面禁赛,西方媒体也推波助澜,一颗巨大的烫手山芋扔到IOC面前:禁还是不禁?

全面禁赛,里约奥运会就残缺不全;不禁赛,又有悖IOC一贯坚持对兴奋剂零容忍的立场。各种纠结之下,IOC执委会艰难地决定不全面禁赛,并让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决定是否禁赛该项目的俄罗斯选手,结果遭到诸多批评。

奥运会是IOC最大的招牌和产品,受到这样的“侵犯”,怨不得主席巴赫满腹怨气。

归根到底,这是一个体坛话语权的问题。长期以来,国际奥委会在综合体育这块是说一不二的老大,但是,最近WADA合纵连横,和西方政府某种意义上形成了一致行动,这也使得IOC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和挑战。

在国际体育圈,一直有着“体育的归体育,政府的归政府”的传统,使得体育组织相对独立。但最近这些年有些苗头不对,包括之前炒得沸沸扬扬的国际足联腐败案,美国联邦调查局甚至直接出面。政治对国际体育的渗透越来越深,这或多或少地引起了体育界、尤其是目前掌握实权的体育界大佬们的不满。

难怪巴赫在里约意味深长地说:“国际奥委会呼吁建立一个更强有力的反兴奋剂体系,职责更加明确,透明度更高,独立性更强,各方行动协同一致。”

WADA不透明?不独立?那么它靠向了谁,又导致了和谁的行动不一致?

 

 

热门排行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