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报访何亚非:为全球治理提供中国智慧

来源:浙江日报 2016-07-29 15:45:27

编辑:袁龙海

分享新闻

何亚非接受浙报记者专访 谈为全球治理提供中国智慧

 

何亚非发表主旨演讲。

浙报记者专访外交部原副部长、中国G20事务原协调人何亚非

为全球治理提供中国智慧

作为第一任中国G20事务协调人,从2008年到2010年,何亚非亲历了G20从一个部级磋商机制走向一个代表全球治理新风向的峰会的过程。

在短短两年时间里,G20峰会就在华盛顿、伦敦、匹兹堡、多伦多和首尔相继召开,他也见证了世界主要经济体成为同舟共济的伙伴,共同应对危机的历史时刻。如今,G20峰会已经举办了10届,今年的举办地是他的家乡,浙江。

当G20与浙江相遇,这位资深外交家充满了激情。在7月28日下午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主办的“G20与中国国际研讨会”现场,何亚非的身边始终围满了记者,大家都想从他的讲述里捕捉到有关G20的历史细节和未来走向,他主题演讲的开场白就是:“我跟G20很有缘分,我也经历了G20头几年的风风雨雨。今年中国终于要以主席国的身份主办G20峰会,既有机遇也有挑战,我认为我们面临三大挑战:第一,如何实现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第二,G20本身的转型;第三,全球治理的改革。”

 

 

“G20与中国”国际研讨会暨G20研究系列智库专著发布会现场。杨牧 摄

此前,何亚非写过《全球治理与中国的历史选择》一书,思考关于世界秩序的大问题。亲身经历过G20的创立,参加过多边和双边的许多重要国际谈判,何亚非坚定地告诉记者:“今年的G20杭州峰会,我认为它会成为G20历史上的分水岭。”

为什么会成为分水岭?中国开出的世界经济“药方”有何特别?浙江和杭州又该如何把握历史机遇?何亚非专门接受了浙江日报记者的专访,并畅谈他对G20杭州峰会的期待。

面对国际期待的中国姿态

浙江日报:G20杭州峰会越来越近,就目前各国的反应来看,就您的观察,国际社会对此次会议的呼声最高的期待是什么?

何亚非:中国已经进入世界舞台的中央,今年又以主席国的身份办G20峰会,我今天演讲中提到的三个挑战,其实也是国际社会最主要的三个期待:

第一,期待中国能够推动G20带领世界经济走出长期低迷的困境。现在世界经济情况不容乐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把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不断降低。当然我不是经济学家,经济学家一般认为危机的恢复需要5至7年,但现在已经8年过去,还是长期低迷,各国期待中国做贡献,除了自己的经济发展势头强劲外,能够给大家出出主意。

第二,希望中国能在推动G20转型方面有实质性的行动,让它真正成为全球治理的首要平台,而且有比较强的决策和执行能力。G20成立之初就是一个应急机制,应对金融危机,但它同时又是一个全球治理长期性的机制,需要实现从“救火队”到“指导委员会”性质的定位转变。

第三,希望中国G20能够继续推动全球治理的改革,让其更加公平、公正、合理。

浙江日报:回应这样的期待,中国如何发挥主席国的领导作用?

何亚非:我们可以着眼于这个峰会的主题,就是世界经济的强劲、包容、可持续发展等等,就是怎么样能够促进世界经济的增长?这方面首先要解决的是主要经济体的宏观经济政策、金融政策的协调。现在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政策、货币政策,其实是互相踩脚,要让G20解决协调问题,让财政部长、央行行长的磋商机制真正发挥协调作用。另外在具体政策上,要重视就业和增长的关系,特别是青年的就业。去年,联合国制订了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到2030年要完成。G20需要带头,制定更细化、高标准的国别方案,我觉得中国已经在做了。

中国智慧描绘世界蓝图

浙江日报:您提到自己经历了G20头几年的风风雨雨,在G20的历史上,中国做出了什么贡献?此次成为主席国,中国有怎样的优势?

何亚非:从G20的历史上来说,特别是头三次峰会,华盛顿、伦敦、匹兹堡三次峰会,应对金融危机,中国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比如华盛顿峰会是2008年11月中旬召开的,在11月初中国做了一件事情,率先推出了4万亿人民币的财政刺激措施,带动了G20成员先后都推出了一系列的财政刺激措施,提振了市场的信心,遏制了金融危机的蔓延,这是中国所做的。又比如,2009年4月初的伦敦峰会,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概只有三千多亿美元的救助资金,G20成员包括英国、美国等都想扩大资金的盘子,中国从世界经济的角度出发,从中国跟世界的关系出发,发挥大国的担当精神,承诺购买不多于500亿美元的货币基金的债券。中国带了这个头以后,其他成员国很快在伦敦峰会共形成了1.1万亿美元的救助盘子,又一次稳定的世界经济的信心。

对于你提出的第二个问题,2008年的金融危机把西方国家赖以支撑的经济新自由主义理论给打破了,而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国内治理的成功经验,它的发展模式、政治制度的保证,对世界各国来说,特别是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是可以供选择的新的发展模式,新的发展道路。特别是中国最近提出的新的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更加凸现了中国的智慧。

浙江日报:您认为中国智慧为世界各国的提供了一种新思路。那么,目前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有一股强大的“反全球化浪潮”,比如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思潮的盛行,那么像G20杭州峰会以及中国对“一带一路”、亚投行的倡导,中国智慧如何应对反全球化的挑战?                          

何亚非:中国提出的这些新的国际合作方式,其实已经考虑到了你所提到的问题。因为现在反全球化力量不仅仅是思潮问题,已经体现在各国的左右翼政党力量上升,我认为这将改变这些国家的政治生态,进而影响世界格局的变化。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之前全球化在带来世界经济发展的同时,也造成了贫富差距扩大和社会分配不公等负面问题。

所以我们必须重视发展问题,比如中国倡导“一带一路”,把东亚和欧洲两个经济区链接,通过5条经济大走廊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联通起来,共同富裕、共同发展,通过发展战略对接,解决世界发展的不平衡问题。

而且中国今年在G20杭州峰会议程上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也是发展。可以说,如果没有发展中国家整体的发展,世界经济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谈全球治理也会是空谈,所以我们要聚焦、要花多力气来解决发展问题。杭州峰会可以在这方面多花点力气。      

如果2008年华盛顿峰会是G20面对金融危机的转折点,那么杭州峰会会成为G20历史上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推动G20转型、继续推进全球治理体系改革的转折点。从中国提出的主题和议题来看,我相信中国会发挥真正的领导作用,虽然会议的结果也许不能一下子实现,需要分层次、分目标实现,但它一定会成为世界经济增长和全球治理绘出蓝图、制订路线图。

放在世界的目光中看自己

浙江日报:举办过G20峰会的城市有10个,杭州是第11个。最近国家发改委发布《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杭州的定位是“大城市”。您认为G20峰会的举办,为杭州的城市发展提供了怎样的契机?杭州又该如何把握?

何亚非:杭州处在浙江这样一个多种经济比较活跃的省份。浙江对经济的新业态、新模式,创新能力比较强,思想也比较解放,杭州在其中也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作用。从国内来看,浙江、杭州走在全国前列;同时,浙江经验、杭州经验也代表着中国经验,对世界带来很多创新的想法。在国家层面的战略中,至少有两点杭州是相当契合的,比如说“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当然还有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等,成为国家重点改革的落地城市。

在我看来,杭州还可以做更多。杭州要放在世界的目光中看自己,一方面杭州的故事让世界看到中国发展的实例,另一方面G20对杭州是个启示和推动。我们应该充分重视城市的作用,因为城市是国家经济发展中的重要节点,贡献了大多数的GDP。城市可以做什么?城市和城市之间可以联合,成为一个网络,比如举办过G20峰会的世界各大城市,也可以考虑联成网络,看看G20峰会达成共识的理念和方案能否先在一个城市得到落实,像环境治理、发展不平衡、解决贫富差距等问题,这些都能为国际层面的合作提供范本。

浙江日报:中国经济已进入新常态。在此形势下,如何看待举办G20杭州峰会与中国落实“十三五”规划、全面深化改革以及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关系?

何亚非:G20来到中国,就是国际社会普遍看好中国的发展前景。中国现在正处于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关键时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之一是到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届时人均收入可达1万多美元,这也是世界银行对高收入国家的界限,实现这一目标就是跨越了所谓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中国意识到,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一方面要推动全球化、推动改革开放,另一方面要身体力行,避免全球化的弊端,这是中国的责任。所以G20杭州峰会和我们的发展目标和规划都是契合的。G20还使中国的大国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在政治上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过去在经济上发言权不够,G20恰恰是个很好的切入点。中国成为G20重要成员国,引领G20真正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在经济规则权的制定方面就有了核心地位。

 

 

热门排行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