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璐:入户调查最难的是找人找人找人

来源:钱江晚报 2016-07-27 21:55:30

作者:黄莺 编辑:朱韶蓁

分享新闻

杭州西溪街道文锦社区书记王璐:

入户调查最难的不是不被理解

而是找人找人找人

“你好,我们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我们来做入户调查的。”住在杭州的朋友,是不是都接待过入户调查员?

他们为了护航G20,进行G20峰会居民信息入户调查,对辖区内的居民走访登记。他们来自社区、派出所、在职党员,很多时候等你回家,他们还在加班去敲门;为了约你在家的时间,已经打过无数个电话,留过很多张通知;也可能为了找到空关房的主人用尽了各种方法。

杭州西湖区西溪街道文锦社区的书记王璐,是杭州所有入户调查员中的普通一员,从最早五月初的第一轮排查开始,每天早上8点到岗,下班时间未知数,周末也泡在了社区。

不被理解是家常便饭

每次敲门都带回一堆问题

王璐做了10多年社区书记,见到她的时候,社区第一轮入户调查基本结束,这段时间她的嗓子一直有点哑,“上火,压都压不下去。”每次出门,她随身包里都放着一杯水,但渴了只敢润一下嘴唇,就是怕做入户调查时还要和居民借卫生间,不太好意思。

王璐所在的社区共2663户,全部要进门去看看:谁住在这里,是租还是自住,如果空关,也要请户主打开房门看一下。这些工作需要社区11个社工和6个协管员来完成。

“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时候,我们已经有进门经验了,知道敲门不容易,这次普查的难度更大,所以我们在入户前做了不少铺垫。”王璐说,西湖区本身就开展了网格化管理,所以每个社工都有对应的区块,区块内不少居民本身就挺熟悉的。而且每个楼道楼下都有社工的照片和电话。

“这样一来很多人放下心来,都愿意给我们开门。”王璐说,不过因为排摸要填写姓名、电话、单位、身份证,大家警惕些是肯定的,“不少人就当着我们的面给社区打电话,拿着我们的工作牌问是不是有这个人。”

出气筒,也是这些入户调查员常常扮演的角色。“你们连个道岔问题都解决不了,还来问我家的事情,有什么好问的。”一个闭门羹就泼给了上门的社工,社区段主任说,“我其实一头雾水,赶紧去问了物业,物业是新物业,停车上有新的做法,这户业主刚和物业吵了一架,转头就把气撒在社工身上。”这样的池鱼之殃怎么办?“知道事情原委就好办,赶紧再去敲门,和业主仔细沟通,知道他哪里不满意,然后我们再去和相关部门沟通,看看有什么解决办法。”段主任说,这就是精诚所至了,“业主有时就是一口气,我们愿意办事了,他们觉得我们人挺好,服务很好,也愿意沟通了。”

钱报记者翻看过王书记、段主任还有好几位社工的记事本,几乎每一天的走访记录下面,都会有居民反映的问题,少的两三行,多的七八行,十多个问题,一一记录下来,“这也是和居民拉近关系,很多居民平时也挺想知道社区有什么服务的,入户调查就是沟通的好机会。”

最焦虑的是找不到人

社工摸索出一套找人法宝

对入户调查员来说,最难的不是看脸色、受气、进不了门,而是找不到人。王璐说,为了找人,每个社工都被逼成了“福尔摩斯”。

在崇文社区有个王阿姨,刚刚退休,“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去查了查户籍,发现是曙光社区的,我们专门抽了时间跑去曙光社区,发现人家也在找王阿姨,最后从老邻居这里问到一条线索,她的孩子在国外,最后果然查到了一条出境记录。”王璐说,这才确定了王阿姨的去向,最终要到了她孩子的电话。“人难找,但是王阿姨挺配合工作的。她房子是空关着的,专门请了她亲戚给我们开了门,让我们进去看一眼。”

还有一户女业主平时住在萧山,文二路顶楼的房子,只在周末来开窗通风。她就是和社区工作人员玩捉迷藏,直到有一天,社区段主任接到一个投诉电话,“就是这户女业主,投诉顶楼漏水了,让我们半小时内赶过去,解决问题”。段主任说,当时很开心,马上带着一个社区的泥水师傅就出发了。

找人这件事,是每晚总结工作时的大事。各条线口的同志都会交换“情报”,企退线、婚登线、就业线,线线动员,如果这样也找不到户主的电话号码,社区的工作人员们还摸索出了一套找人法宝——“我们辖区内有十多个房产中介,我们都发展了联系人,看看这套房子在哪个中介转手、租赁,然后去找找电话,哪怕只有原来房东的电话,也可以碰碰运气找到现在的房东。”

本报记者 黄莺 本报通讯员 吴茜婷

热门排行 HOT